她結識了沒有人,孫子,甚至她自己的女兒和兒子。

 

她有一天最深的愛情消失了,我們家人焦急的不要到處走走,四處張望,終於看到了她在郊區。但是她一直在嘀咕著為什麼被帶回來,她想回到自己的家。

 

我們都很傷心,所以我們的祖母就這麼愛死了。

 

唯一幸運的是她還記得我的祖父,有時她睡在床上,看著他的眼睛的天花板,口中喊著祖父的名字。但是她沒有認出我的祖父,即使她的祖父站在她身邊,她也會用手杖來扮演祖父。但是我們知道奶奶的心還是有一個爺爺的,畢竟爺爺是她這輩子最愛的人。

 

後來,奶奶的病情變得更加樂觀,需要住院治療。一開始,奶奶不肯去醫院去,最後我們告訴她,她的外公在醫院裡等著,她剛剛妥協了。她沒有一路問我們,醫院到了,她想見我的爺爺。事實上,當我的祖父坐在她旁邊。

 

到了醫院,奶奶漸漸喜歡吃橘子,只要爺爺給她餵奶。我們還以為她認識我的祖父。誰知道她說:“我要他餵,他看起來就像餵老人。”

 

奶奶生病了,嘴裡總愛談自己,說說她和祖父以前的一些事情。疲倦的時候,他們靜靜地指點不同的手勢;放下,放下,直到沒有任何的努力和手勢,她在我外公安靜的眼中,那愛睡著的......

 

慢慢地,我的祖母和祖父相識了一點,她就開始依靠關於祖父的一切,爺爺一會兒就要大聲喊他了。當然,她的脾氣好多了,只有爺爺。爺爺說什麼奶奶可以非常認真地聽,好像只是一個明智的孩子。

 

我爺爺80歲生日時,家人說要好好慶祝,所以外婆暫時從醫院回來。面對這麼多“不認識”的人,奶奶顯得很害怕。她一直拉著爺爺的衣服,讓爺爺把人趕走。我的祖父告訴她這是他的朋友,所以她不應該害怕,果然,祖母沒有響,靜靜地坐著,從他的祖父那裡吃桔子。

 

吃東西的時候,奶奶不停地倒在自己的碗裡,她面前的盤子已經高高地堆起來了,但還是保持著夾子。然後她把李文推給爺爺,說:“老頭,我搶你很多,你趕緊吃,不要吃,別人會搶的。爺爺看那盤子,裡面都是荔枝,亂七八糟,然後看著奶奶嚴肅的臉蛋,爺爺的眼裡滿是淚水。

 

最後,奶奶離我們還很遠。離別時,奶奶一句話也沒說,只是靜靜的坐在爺爺的旁邊坐著,那在失望和溫暖的眼中,讓年輕一代不禁淚流滿面。疾病切斷了祖母與世界的聯繫,所以她忘記了生活中許多重要的人物和事物,唯一不能割斷的就是她和祖父難忘的愛情。